StarSea

深渊尽处是苍穹。
Am ende ist der abgrund.

感性的人与理性的思维,工业化大生产中潜藏的自由灵魂

书评:《我们》,作者:[俄]扎米亚京

=============================

透明的玻璃罩将世界分割成内外两部分,里面的人如机器般生活着,定时定点,按部就班,没有隐私,没有自我,如同监狱——而他们觉得理所应当。

外面的人,茹毛饮血,艰难度日,但他们有着自由,却仍然向往大工业化生产的社会。这点从他们想要打破绿色长城,煽动反叛就可以看出来。


当然,攻城这种事向来是需要里应外合的,于是本文女主角I330成为了内线,而她又找上了“我”,д503,“一体号”飞船总工程师。再然后,故事就此展开。

说实话,或许是因为我先看了《美丽新世界》的缘故,刚开始看的时候,我并没觉得这本小说有多么优秀。同样是机器性与人性的思考,大胆,深刻,但却不如《新世界》那样更为惊世骇俗。后来看了序(为了防止被剧透,序言是最后看的),才知道其实《我们》的著成时间要早于《新世界》。作为反乌托邦文学的先驱者,《我们》无疑是成功的。

我在看完整本书之后又重新翻回了第一页。最后一篇笔记和第一篇笔记所反映出的对于“大一统国”的忠诚以及对其信念的坚定不移是如此相似,这种相似感让我觉得,中间那些笔记所描述的无论平实无论抽象的一切都是个荒诞的梦。大一统国用更加严酷的方式——全民手术——来控制子民的思想,一切似乎与之前并没有两样。然而就像序言中所说的那样,“绿色长城正被打破,人性中向往自由、爱情的‘我’总是要说出自己的话来”,号民的“心灵”也总有一天会重新萌芽,长成大树,这是“人”这一生物天生所拥有的自由灵魂, 任何手术都无法改变 。

阅读过程中我发现一件有趣的事,无论在《我们》还是《新世界》中,都有以美国工程师或公司创始人之名来命名的事物,例如《我们》中的泰勒健身房,例如《新世界》中的福帝。一开始我以为是美苏冷战导致的,后来发现,两本书的成书时间分别为1931年和1921年,二战时期。彼时苏联刚刚成立不久,共产主义带来的巨大冲击还未消散,对岸的美利坚却迎来了经济大萧条。新生稚嫩的共产主义和突现疲态的资本主义的交错中,人们对于未来何去何从或许产生了质疑。回想共产主义刚诞生之初的乌托邦理想,这一切已足够引起人们反思。或许这也是成书原因之一也说不定。

另外一件有趣的是,两书中都毫无例外的用“爱情”作为连接内外两类人(私以为I330有着城外人的思想,因此可以算为“外面人”)。《我们》中,爱情使“我”长出了心灵,《新世界》中,爱情则最终杀死了黑人。无论哪本书中,爱情都让他们直观感受到内外两个世界的不同,这种感受甚至打破了他们以往的世界观,导致悲剧的发生。不得不说,爱情真是个奇妙的东西。

三部曲已看了其中之二,剩下的是《1984》。看完后再来写个评吧。

评论
热度(1)
©StarSe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