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ea

深渊尽处是苍穹。
Am ende ist der abgrund.

练习4 双十一·打赌

是的我要嚎一句:两!千!字!

幸福地内牛满面。

昨晚灵感突发,一口气给写完了,很爽很开心,后果就是今天无比的困=_=

正好把前几天看书学的给用上了,“对话要保证统一性。”不过感觉做的不太好,把握的最准的是景梅和荀丰,景梅偏御,而荀丰则比较滑头,这点我用偏戏文的方法来解决。希望能得到比较好的效果。

最后,TAT还是改成两日一练吧没时间写啊……

==================================

11月10日晚23点59分。

景梅紧紧盯着电脑右下角的时间,购物车里所有大幅降价的物品都已被提前选中,鼠标则准确无误地放在红色的“付款”按钮上,只等着时间一到双手奉上支付宝。

无声的,右下角的数字变成了四个零。

一时间景梅手快如飞,沈孟在一旁瞅着,啧啧,这速度去打网游估计能杀了一票人片甲不留。女人的战斗力还真是恐怖。

购物车里的物品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大幅减少,没十分钟,2000多元已经为国家经济发展作出了贡献。沈孟戳开微博,乖乖,淘宝成交量已经飙到50亿了。他抬眼望望十指如飞的老婆大人,一时之间有些肉疼。

“啥表情啊,又没花你的钱。”景梅瞥见沈孟一脸纠结的表情,白了他一眼,“别盯着我看,赶紧睡觉去,明天还上班呢。”边说边关了淘宝页面,打开亚马逊继续战斗。

沈孟苦着脸滚了,一个人寂寞地躺在黑暗的卧室里酝酿睡意。的确花的不是他的钱,自家老婆可赚的比他多,可找这么下去,跟哥三个打的赌可就输定了,那可是天香茗阁一顿饭啊!他甚至看到了八宝鸭大盘鸡狮子头剁椒鱼在向他挥手告别。他馋那儿老久了,可惜太贵,一顿饭几个菜就要花上千多元,舍不得去。今天白天——应该说是昨天白天了,沈孟哥几个打赌,谁家媳妇儿双十一花的钱最少,谁就可以拿到一张天香茗阁的五折贵宾卡,卡由土豪哥们杨先友情赞助,不过仅能使用一次。

一次也是好的啊!好吃的谁不爱啊!他的八宝鸭大盘鸡狮子头剁椒鱼啊!一时间沈孟悲从中来,心里哭成了宽面条泪。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景梅还在睡着,不知道昨晚奋战到了几点。沈孟轻手轻脚地收拾完,上班去了。

到了班上一看,自家哥几个都到了,荀丰那张得瑟的臭脸怎么看怎么不讨喜。哥三一看到沈孟,全都屁颠屁颠凑上来:“孟哥啊,昨晚嫂子花了多少啊?”

沈孟白了仨一眼:“猜到了还问,我心滴血了都,有点兄弟爱不?”

“别扯了,”于帅白了一眼回去,“谁不知道嫂子哪次花过你的钱?还兄弟爱,我的爱全给我家小雪了,你一毛都别指望。”

“滚滚滚,让我先肉疼会儿去,我的八宝鸭大盘鸡狮子头剁椒鱼啊……话说你们这么得瑟——没花钱?”

杨先捂住嘴装咳嗽,于帅撇撇嘴不说话,剩下个荀丰凑过来一张大脸:“嘿嘿,我家媳妇儿最乖了,一分钱没花,她呀,嫌双11物流太慢,这不,该买的全提前买了,所以啊,八宝鸭大盘鸡狮子头还有剁椒鱼是我的喽!几位哥哥,弟弟我这厢就不客气了!”罢了还捏了个兰花指。

杨先嫌弃地看着荀大脸,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边儿得瑟去,恶心巴拉的还兰花指,用完还我啊,我还一次没用过呢。”

“遵旨!”说完一溜烟跑了,剩下仨无奈地摇头,坐下开始一天的工作。

 

 

双十一转眼就过去了,景梅开始了忙碌的收货生活,早上晚上大包小包的往家里搬,有时是衣服有时是零食,间或夹杂着一些小玩意儿。沈孟的书桌上多了个茶杯保温底座,房间里多了个加湿器,景梅的脑袋上换成了个木簪子,包上缀了串小猫挂饰。就这样一天一天过去,货也快收完了。

  这天晚上,沈孟码完最后一行代码,揉了揉酸痛的肩膀,拿起手机一看,完蛋,老婆大人好几通未接来电以及一条未读短信:“楼下等你。”沈孟赶忙关了机冲下楼。

  坐上车才发现,车后座还有一家伙,一脸贼笑地看着自己。“荀丰?你咋在这儿?”

  “嘿嘿,这不搭个顺风车嘛!嫂子车技好,小的信得过!”

  沈孟囧了,荀丰跟自家住的一个城南一个城北,这哪门子的顺风车?

  对此,景梅回了一句:“到了你就知道了。”

  兜兜转转地过了半小时,车子终于停了下来。沈孟抬眼一看,好家伙,天香茗阁!自己心心念念了好久的地方哟。原来这家伙是来吃饭的。沈孟在心里给荀丰比了个中指,还坐我家车!得瑟!结果转头一看,咦,景梅也下车了。

  那边景梅又好气又好笑地看着他:“呆子,下来了!”

  这厢沈孟还在继续愣着。

  “真是呆子,连今天什么日子都不记得了?”

  直到被充满惊喜的礼花筒吓了一跳以及看见被杨先推到自己面前的插着“30”字样的蜡烛时,沈孟才反应过来:自己今天过生日来着!一瞬间,沈孟的鼻子有点发酸。

  “唉唉都站着干嘛?坐下吃,快吃,不吃都凉了啊,难得有贵宾卡和优惠券——多亏了嫂子手快又能省上个头三百,嘿嘿。”荀·狗腿子·丰已然吃起来了,叼着个桂花甜藕啃得开心。

  “个二愣子,寿星还没吃你就先啃上了?”于帅上去就给了荀丰一下子。

  “嗨,我这不是给孟哥试毒么!孟哥您请上座,小的给您奉菜。”

  沈孟看着眼前这一大帮子,突然就嚎了起来,眼泪鼻涕的。各人赶忙递纸巾的递纸巾,安抚的安抚,唯有荀丰二愣子还在一旁啃着菜:“孟哥,你这是终于吃到天香茗阁的饭了激动的?”

  一众人一听,看看沈孟又看看荀丰,笑的前仰后合。

  沈孟抹了把眼泪:“是啊激动的,激动还不准人哭么!”

  景梅在一旁直乐:“哭啊慢慢哭,我们可就先吃了啊寿星大人。”

  泪花迷了沈孟的眼,在那一瞬,他想到自打零四年双亲去世,独身一人来到晋城求学,认识了同舍的几个哥们,再到走进公司,再到遇见景梅,十年转眼就过去了,他这一生,曾经何其不幸,又何其幸运。

  这世间,最难不过真心二字,他沈孟,何其幸运拥有了这么多。

  抹去眼泪,面前的盘子里已堆了山一般的菜,一边的景梅和荀丰还在继续往里添。

  他低头夹起最上面的麻辣鱼,然后是糖醋虾,狮子头,鸡腿,翡翠豆腐……

  好吃。

  真的,好好吃。


评论
热度(4)
©StarSea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