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Sea

深渊尽处是苍穹。
Am ende ist der abgrund.

练习一 20141106

之前看小伙伴推荐了《开始写吧!——虚构文学创作》这本书,每天按照书上的指示写一点东西,锻炼自己创作能力。

于是今天写着写着就变成了……系统文_(:3」∠)_

不过“梦境勇者系统”也是很想写的一个东西了,不是有这么句话么:你每天醒来如此疲惫是因为你在梦里拯救了世界。


条件:

夜里突然醒来,趴在桌上

焦虑但记不清且不愿意记清的梦

气喘吁吁

房间里一切都看上去很焦虑,自己的房间,没有变化

随着发现的物体感受记忆,最后思维回归房间

主角:林可


一、

林可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梦里的焦虑渗透到身体的各个角落里。毫无节奏可言的呼吸声伴着从耳道深处传来的急促心跳声,让他完全无法感觉到从睡梦中刚醒来的舒适与满足。他抬起头,看了看四周,自己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右小臂被枕的酸麻,他抬起左手揉了揉,仅仅是轻微的触碰便带来的强烈刺痛感让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他深呼吸几下,想要平复身体里的焦躁,他又想到了刚才的梦。自己刚才梦到什么来着?

想不起来。

什么都想不起来。

只是几个呼吸间,方才的梦就已烟消云散,亦或是“自己让它”烟消云散?

林可感觉自己的大脑还残留着刚醒来的迟钝。他使劲甩了甩头,不去管那个梦境,转而思考另一个问题,昨晚自己干什么来着?他发现自己同样没有任何记忆。

怎么会这样?他虽不认为自己记忆力可以好到过目不忘,但也不至于连昨晚发生的事情都记不清。

借着窗外的光线,他看了看周围,大大的书架以及单人床上散乱的被子——是自己的房间没错,可是为什么会有一种令他感到焦虑的陌生?就好像许久没见到这里一样。

这是错觉。林可告诉自己说。

他站起身来,准备去喝口水。突然桌上的一个小物件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个方糖大小立方体,在夜晚的光线下看起来蓝幽幽的。林可将它拿了起来。冰凉且光滑的触感,像是某种金属。但林可记得,自己从来没有过这种奇怪的东西。

是的,奇怪。这是林可想到的第一个词,小小的立方体带给林可的感觉更像是超越这个时代的产物,他想到了《三体》里的水滴,银白、光滑,带着巨大的攻击力。但是直觉告诉它,这个小立方体不但具有威胁,还带有更强的焦虑——和梦境中如出一辙的焦虑。

这是个什么东西?

“想……”

什么?

“想要……”

想要什么?谁在说话?

低低的呢喃声在黑夜之中尤为明显。林可仔细听了听,好像是这立方体里传出来的?他将立方体靠近耳朵,声音清晰了一些,在那“想要”两字之后似乎还有一个词,从未听过的语言,但是声音里所包含的欲望已切切实实的传达了出来,并且自己还很熟悉。

林立想起来了,这份欲望的主人,正是自己。

这情感如此强烈且清晰。但奇怪的是,他完全想不起来这份欲望追求的终点是什么。是人?物?亦或是什么虚无缥缈的存在?

不知是触碰到了什么机关,“咔”一声响从小方块上传了出来,紧接着是一道光芒蔓延整个视野,林可在瞬间失去了意识。

等到林可仔再醒来的时候,小方块已经变成一个不规则几何体漂浮在空中,而自己的大脑里也又多出了点东西。

又是一份记忆。

“艾德拉”。林可想起了漂浮几何体的名字。林可循着记忆,在艾德拉上触碰了几下,一块方寸大小的光屏出现在眼前,智能的系统让它甫一出现就自动调节了亮度,变得不那么刺眼。

“任务进度:99%

“任务失败

“任务次数累计:998次”

光屏上这样显示道。

像是给一只被子突然灌进了一桶水般,无数记忆向林可纷涌而来,他的头快要炸裂了。各种色彩,各式人物,以及大量纷乱的对话冲击着林可脆弱的神经。他双手狠狠的摁着头,他快要撑不住了。

似乎过了很久很久——也许是一个世纪那么久。记忆的乱流平息下来,林可有些气喘吁吁的抬起头,望着眼前的屏幕,嘴角扯出一个讽刺而又绝望的笑。

998次失败任务,这如同商店促销价码那样搞笑的数字对于林可来说却是一段又一段惨痛而不愿回想的记忆。

是的,他想起来了。

他什么都想起来了。

998次的轮回,998次同样的命运,998次充满恶意的停留在99%的进度条。

他是林可,也是凯·林,失败了998次的梦境勇者系统的挑战者。

而手上,只剩下最后两次机会,一旦失败,留给他的便是抹杀的结局。


2014年11月6日


评论(1)
热度(2)
©StarSea
Powered by LOFTER